独舞作为舞蹈艺术中最为凝练,集中和精湛的艺术形式之一,其舞蹈表达和艺术效果也是较为清晰和直观,本文旨在从独舞的结构出发,关注独舞结构作为舞蹈之骨架与音乐、动作和主题的关系。
关键词独舞;结构;音乐;动作;主题;关系

舞蹈的结构即是舞蹈的骨架,舞蹈的音乐和动作就是舞蹈的气脉和血肉,舞蹈的主题则是舞蹈结构、音乐、动作三者服务的核心,一个舞蹈作品只有结构、音乐、动作和主题的和谐统一才能产生一个沁人心扉,让人过目难忘的好作品。独舞作为舞蹈艺术中最为凝练,集中和精湛的艺术形式之一,其舞蹈表达和艺术效果也是最为清晰和直观的,而独舞的结构是其作品最关键的大骨架,只有分配得当、安排合理,才能为独舞的成功打好基础,故此处理好独舞的结构与音乐、动作和主题的关系就是独舞作品成功的关键。

一、独舞的结构与主题的关系

主题也叫“主题思想”。文艺作品中所蕴含的中心思想。是作品内容的主体和核心。舞蹈主题即是舞蹈作品表达的中心思想,是舞蹈创作首考虑和舞蹈最终目标追求的核心。而舞蹈结构即是舞蹈作品内部中各局部的组织和排列方式,是作品内容寻求形象外化的参体,其本身也具有一定的观赏价值。我们可以把舞蹈结构的定义和功能理解为使作品内容表达流畅自然,因为它体现着整体对于各局部的合理分配,即根据作品内容和形式表达的需使各个局部排列有序、主次分明、长短配合得当、轻重对比合理,从而使得表现形式和谐统一。
舞蹈结构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作品主题的制约。作品结构的确定一定考虑到同作品表现的主题和谐统一。构思的过程实际上就是作品的题材、体裁样式和结构互相选择和反复协调的过程。但在实际创作中舞蹈结构比其他因素重和关键的多了。“舒巧摸索出自己舞剧制作的基本程序;即选题一结构作曲一再结构一编舞一一排练一合成。在选题确定后,结构的重性占百分之六十而编舞只占百分之四十。”

二、独舞的结构和音乐的同构与重构

音乐与舞蹈俨然就是一对双胞胎,过去很多人把音乐称之为舞蹈的灵魂,虽遭到很多的反驳,但音乐与舞蹈的重性仍然是不可动摇的。而本文关注的独舞结构与音乐的关系也是同等重和深具探讨性。结构和音乐的关系一般有两种情况,一种是以独舞的音乐作为结构和结构的同构,另一种是独舞的结构上升为节奏和音乐的同构与重构。

1.独舞的结构和音乐结构的同构
这就是我们常说的以音乐为主,按音乐的结构走,是相对传统的编舞思维,编个好舞,音乐很关键,有了好音乐之后,才能配合着音乐编排舞步。一般来说,舞蹈动作必须跟音乐互相配合音乐的旋律为舞蹈的造型和韵味定下基础,音乐的节奏就等于舞蹈的节奏,音乐声量强,舞者的力度展现就大,音乐声量小,舞者的力度就相应就轻,这几乎成了传统舞蹈的编舞准则。一个好的音乐作品本身就具有良好的音乐结构,正如当代芭蕾大师乔治巴兰钦所说,最伟大的音乐不会离舞蹈很远。如女子独舞《扇舞丹青》,就以古筝名曲《高山流水》的音乐结构为舞蹈结构,这是舞蹈和音乐最恰当的关系体现。舞蹈体现音乐律动、音乐更丰富了舞蹈内涵,两者相得益彰。

2.独舞的结构与音乐结构的重构
当前许多舞蹈编创中一个常见的现象是许多舞蹈作品中的音乐都是以多段并列结构来呈现的。舞蹈编导在为作品选择音乐的过程中,经常根据舞蹈的需求将不同类型的音乐片段进行剪辑和拼接,组合成一个完整的舞蹈音乐。这就是编导按自己的舞蹈结构的需,对原音乐结构的重构。它们不仅只是音乐的剪辑粘贴,更主的是体现舞蹈结构的转换和情绪高潮的推进。如舞蹈《胭脂扣》《孔乙己》等。但这样一来选择的音乐纵然音色、情绪、速度都合适,音乐的整体长度却经常是不合适的,于是只能剪来拼去。以剪辑拼接方式构成的舞蹈音乐并非没有佳作,但不够理想的作品也比比皆是。这种剪辑拼接方式实属无奈之举,它容易导致的后果是作品的舞蹈部分编创非常完美,而音乐部分却显得不自然、不完整。特别是不同音乐类型的衔接处,听上去常会有生硬感。如果一个舞蹈作品中使用的不同音乐类型反差太大,甚至会给人莫名其妙的感觉,不良的听觉感受反过来就会影响舞蹈作品的整体质量。如男子独舞《水墨孤鹤》本应该可以达到一个更好层面的作品,笔者认为是作品最后一段的音乐剪辑拼接影响了作品最终的效果。故此以剪辑拼接形式来结构舞蹈音乐并非不可为,但对舞蹈编导的音乐素养和剪辑技巧是一项考验。若在这方面没有充分的把握,运用第一种音乐编舞法会更保险一些。

3.独舞的结构上升为节奏和音乐的重构
我们通常说,这个舞蹈总体节奏把握得不错,就是对该作品结构安排的肯定。因此,舞蹈结构依据一定的秩序规则,体现为一种时间流程的动态节奏是结构作为节奏的意义所在。当我们面对那些动作情绪单纯、结构单一的舞蹈作品时,却有会感到舞蹈节奏与结构的同一性是那么显而易见地存在着的。这种同一性是建立在某种动作运行的规则上的,即秩序。不管人民习惯上接受与否,我们在舞蹈创作中都自觉与不自觉地关注着节奏与结构之间动作秩序这一中介。这里动作秩序规则就必然成为了联系节奏与结构的纽带。男子独舞《孔乙己》为我们展示的是一个既穷又懒、有着偷盗恶习却无比好面子的可怜书生孔乙己。一个在麻木不仁的环境中,尝遍冷漠的孔乙己。一个在畸形的社会中,逐渐畸形的孔乙己。这个舞蹈一共分为三段来表演。第一段,充分交待了孔乙己的人物性格,一身破烂的长衫,脏乱的头发和指甲,穷困潦倒却又死面子。在酒馆与人猜拳行令,又教小孩“茴香豆”的五种写法,傻书生,可怜又可悲。第二段,因偷了员外家的书,被人打。第三段,腿被打断后的凄凉。该舞蹈结构的处理不仅是三段精彩恰当的舞段更显示了舞蹈结构对于舞蹈整体节奏的把握和舞蹈结构强大的功能,也显示了舞蹈编导睿智的思维和优秀的编舞能力。

三、独舞的结构和动作的同构

1.独舞的结构作为语言和动作的同构
结构作为语言,是对结构提出了更高的求,如舒巧所说“对于舞剧来讲,结构就是语言,编舞则不仅仅是结构局部的体现而且也是总体结构本身。因此,工作程序也不能再机械地划分为先结构文学剧本再编舞,编舞讲上升到结构的高度,结构则具有语言的功能……结构改变原先‘引子、开端、发展、高潮、结局’的概念。对于结构的求不能只是线条清晰,起承转合流畅以及一般地安排高潮、悬念等,还有它特有的视角、巧妙的铺排以达到清楚准确地表达作者思想的作用,也即语言的作用。再如男子独舞《孔乙己》舞蹈结构不仅是舞蹈节奏的把握,同时也上升到舞蹈语言的层次,每一段落的转换更是人物形缘的塑造和人物命运的揭示,此独舞的结构可谓是语言之上的语言。

2.独舞的舞蹈动作作为结构和结构的同构
舞蹈动作作为结构,在纯舞的编排中,由于结构的形成不是靠情感的推进,也不是依据传统的起承转合,而是遵循动作的自然流畅和此动作与彼动作所具有的逻辑发展的关系。所以寻找和确立它的结构动作就显得尤为重。如男子独舞《我欲乘风归去》编导对结构的把握就是通过舞者动作秩序来控制这个舞蹈的结构,而音乐只是动作的“底色”,动作的自然流畅和动作之间的逻辑发展、轻重缓急成为舞蹈的结构也即是和舞蹈结构的同构。

结语

目前中国高校舞蹈教育的持续发展壮大,推动了舞蹈艺术全方位多层次立体化的发展趋势,也为舞蹈艺术向更深层次更广阔的领域创造了可能,这也给专业的舞蹈工作者以更多和更专业化的求,去研究舞蹈创作舞蹈保护舞蹈,而对于专业的舞蹈从业人士,只有不断的学习和艺术实践,才能创作出人民喜闻乐见、具有时代气息又饱含中国传统艺术精神的舞蹈佳作。